保利入局混改擱淺 云南城投51億資產出售控股股東與董事長換帥

資本 云南城投 2020-05-01 00:25:59
兩件事情加起來似乎也意味著,保利已經退出云南城投混改一事。

觀點地產網 低調“接觸”不到一年,市場傳出保利參與云南城投混改或正式擱淺。

4月30日晚,云南城投發布的一則資產出售公告和人事任免,則從側面印證上述推測。

公告稱,云南城投已與控股股東省城投集團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出售其持有的18家標的公司,標的資產預估值合計約為50.9億元。

同時,省城投集團將向各標的公司提供借款,用于各標的公司向上市公司償還債務。截至2019年12月31日,債務共計95.92億元。

資產的交易價格加上借款,省城投集團預計將為這筆交易付出超過百億元。

另外,經云南省委、省政府研究決定,免去省城投集團衛飚同志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任命楊敏同志擔任省城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據觀點地產新媒體了解,衛飚自2019年10月14日開始擔任云南城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更關鍵的是,衛飚是由保利集團推薦進入城投集團,而他的任務就是帶領保利集團本部、保利發展、保利資本相關負責人對參與云南城投混改實施盡調。

如今,半年不到衛飚離場,云南城投也大規模出售旗下物業予控股股東,兩件事情加起來似乎也意味著,保利已經退出云南城投混改一事。

對此,觀點地產新媒體曾向保利方面求證,對方未給予否認的回復。

保利參與混改

保利與云南城投的接觸開始于至少一年以前。

2019年7月2日,云南城投集團宣布與保利集團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保利集團擬參與集團層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彼時,城投集團旗下上市平臺云南城投身陷轉型困境,以及董事長許雷主動投案并接受紀律審查等各種麻煩。

同年10月14日,經保利集團推薦,云南省省委決定,任命保利集團衛飚同志擔任省城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公開資料顯示,衛飚自1998年從華南理工大學結構工程專業碩士畢業后,便進入保利集團,并歷任北京新保利大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保利置業集團有限公司(上海)副總經理、總工程師,保利集團總經理助理、副總工程師等職務。

有地產業務背景的衛飚加入,外界則進步一肯定保利或將更多介入云南城投的混改,整合旗下地產業務。

不過,時隔數月,雙方始終沒有披露正式的混改方案,僅有幾個項目層面的合作。

據了解,2019年10月21日,云南城投與廣州金地(保利發展100%持股公司)、云南城投集團簽署《合作框架協議》,有效期為自簽署之日起6個月。

根據協議,云南城投擬將4家下屬公司部分股權及債權轉讓予廣州金地,為此,廣州金地向公司支付共計22億元作為交易誠意金。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上述交易,雙方并未約定交易價格,只是由保利發展支付22億元誠意金。

半年過后,4月27日,云南城投公告稱,擬轉讓西雙版納云城置業有限公司90%(下稱“版納置業”)股權予云南保利實業,標的股權轉讓價款為3.16億元。

觀點地產新媒體了解到,版納置業90%股權即去年10月雙方《合作框架協議》中,云南城投擬轉讓的4家下屬公司中的其中一家。不過,其余三家擬轉讓公司:昆明欣江合達城市建設有限公司、東莞云投置業有限公司和昆明市官渡區城中村改造置業有限公司,則尚有正式轉讓的信息。

一般而言,收購不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收購資產表現未能達到收購方要求。以昆明市官渡區城中村改造置業有限公司為例,2019年年報顯示,該公司期內產生凈虧損0.48億元,或許這也是保利未能接手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去年至今,云南城投相繼掛牌多個項目,但均未出現保利的身影。

從一年前的高調合作,到派駐董事長,保利或許曾有過混改云南城投的想法,但如今來看,最終成行的可能性已不高。

究其原因,有業內分析,“主要可能是云南城投自身問題太多。”

接盤與城投前路

失去了保利集團,身陷困境的云南城投最終將大量資產出售給了控股股東云南省城投集團。

公告顯示,本次交易的標的資產為云南城投持有的18家子公司股權,分別為:天津銀潤100%股權、蒼南銀泰70%股權、杭州海威70%股權、平陽銀泰70%股權、杭州云泰70%股權、奉化銀泰19%股權、成都銀城19%股權、寧波泰悅19%股權、寧波銀泰70%股權、黑龍江銀泰70%股權、淄博銀泰70%股權、哈爾濱銀旗70%股權、臺州商業70%股權、臺州置業70%股權、杭州西溪70%股權、云泰商管43%股權、杭州銀云70%股權及北京房開90%股權。

以2019年12月31日為評估基準日,上述標的資產預估值合計約為50.9億元。雖然交易價格未確定,但未來省城投集團向云南城投支付現金購買標的資產。

同時,省城投集團將向各標的公司提供借款,用于各標的公司向上市公司償還債務,截至2019年12月31日,債務共計95.92億元。

事實上,從年報披露的數據來看,云南城投或許已經等不及,或者說是沒有時間再尋找其他接盤方。

數據顯示,2019年,云南城投實現營收62.48億元,同比上一年同期下滑34.52%;實現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7.78億元,與上一年同期相比下滑665.35%。

此外,報告期內云南城投持有的貨幣資金僅有20.10億元,而同期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負債總額已經超過200億元。

年報中,云南城投也表示,2019年公司經營業績大幅下滑,資產負債率及有息負債額不斷攀升,資產結構不合理,導致公司資金壓力加大、銷售收入及經營業績不能快速得到改善。

云南城投還表示,擬將此次交易收回的價款用于償還債務和補充流動資金,以降低資產及有息負債規模、優化資產結構、節約資金利息支出、減輕經營壓力。

只不過,從純地產開發,轉型至康養地產和旅游地產,出售資產并不足以從根源上解決云南城投目前面臨的種種問題。

對此,云南城投在公告中稱,2020年4月16日,云南省政府通報省委、省政府對城投集團未來發展的最新戰略定位——將打造成為云南省文化旅游、健康服務萬億級產業的龍頭企業。

顯然,云南城投的拐點已經出現,而背靠大樹,能否走好文旅這條路,則需更長時間的探索。

撰文:黎倩 審校:武瑾瑩

每天3分鐘

地產資訊行業動態一手掌握

安徽新十一选五开奖结 福建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资产配置比例 青海体彩11选五今天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预测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2元网 快三甘肃开奖结果查询 短线炒股群 贵州快3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2020047期开奖结果 11128期博彩老头